您好!欢迎访问!
设置首页
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黄大仙一肖一码大公开 >

在大家都说不相信爱情的年代生死之恋仍然存在

浏览数:  发表时间:2019-09-07  

  无怪乎大家都爱唱:“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,马,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”,毕竟,在这个速食时代里,爱情似乎也凋零得特别快。也无怪乎大家时不时会感伤地发出诘问:“在激情消失的年代,我们还能相信爱情吗?”

  于是,耄耋之年的王蒙出了新书《生死恋》,收录了两篇中篇小说《生死恋》《邮事》和两篇短篇小说《地中海幻想曲》《美丽的帽子》。

  自《青春万岁》始,王蒙的小说创作已逾65年。 今年1月,他以《生死恋》与短篇小说《地中海幻想曲》开启了第66个写作年头。

  “日本有一种说法叫成长到死。 那么小说也可以创造到老,书写到老,敲击到老,追求开拓到老。 ”王蒙如是说,也如是在文学的土地中耕耘,“(人生)种种经验都可以得到文学的滋润,发芽,长叶,开花,结果。 让文学滋润普天下的人生吧”。

  “二宝再次给我发出音频微信,他的声音,云里云外,飘来飘去,我都听得出来,他仍然是温文尔雅的呢。 ”中篇小说《生死恋》的结尾,就写到这里。找一本类似我的老婆是学生会长的漫画, 小说中,时间已经进入到2018年,这与“蜂窝煤”时代相比已有翻天覆地的变化,金钱、物质空前富足并继续膨胀扩大,微信是人们的即时通讯工具,谁都可以拥有一个微信公众号,“天天发表狗屁不通的诗”。

  《生死恋》将世界—中国、个人—时代、历史—命运置于一个完全打开了的背景上,从1898年到2018年,从北京胡同到美国圣何塞,从“蜂窝煤”到“洋插队”,将中国近代以来的百年历史沧桑,纳于男女主人公之“生死恋”叙事构建中。

  在貌似轻快的语调之下,作品洋溢着千回百转、无法释怀的人生况味。 有评论称,这是王蒙晚年小说创作的一个显著特点,超越性生命哲学构成了《生死恋》的坚硬内核。

  《邮事》为非虚构小说,讲述作者几十年来因为领取稿费而与邮政、邮储打交道的经历和感受。 这篇非虚构作品折射时代变迁世事沧桑,读来倍感亲切又不胜唏嘘。 虽未以爱情为主线,但写到作者因营业员苏霞的甜美形象,“去亚运村邮局办事,愈加令我快乐温暖,比温馨又升高8摄氏度,譬如温馨时是17度,温暖时是25度”。

  《地中海幻想曲》与姊妹篇《美丽的帽子》充满爱情的朦胧诗意,讲述小说女主角隋意如是众人眼中的“人生赢家”,有着显赫的家世、学历、荣誉、身份等,却在谈婚论嫁的问题上屡屡触礁,小说以意识流写法讲述了她登上地中海幻想曲号邮轮后,在雅典的旅行经历和心理起伏。 短小的篇幅,尽显老辣精准的笔力,每一粒文字,都透出强烈的生命活力。

  “是这些爱情让我写” “为什么您写爱情写上瘾了? ” “不是我非要写爱情,而是这些爱情让我写。 ”

  这段对话发生在一场名为“相信爱情”的新书发布会上。 而关于“爱情”的话题,需要回到作品本身。

  《生死恋》的故事从上世纪50年代北京胡同一座四合院讲起。 院子主人是德文专家吕奉德和年少夫人苏绝尘,另住吕先生秘书顿永顺等。 永顺原是老革命,因犯“男女作风”错误受到开除党籍等处分,老婆离婚,儿子顿开茅也嫌恶他。 吕先生因某案被捕后,苏绝尘生下和顿永顺的私生子二宝。 二宝自小可爱、乖觉,老实,澳洲留学的条件是什么?,有礼。 多年后衰老不堪的吕先生出狱回家,家中哀颓凄凉。 二宝同学山里红爱上二宝,毅然承担起并安排好吕家种种家务艰难,成了二宝的恩人。 顿永顺、吕奉德先后去世,二宝、山里红结成佳偶。 改革开放出国潮,二宝、山里红先后赴美。 二宝被跨国公司聘到中国某工业园任合资厂厂长。 二宝陡阔,并为年轻女演员月儿丢魂发疯。 二宝向山里红摊牌,以净身出户代价,一年后办完离婚手续。 他兴奋地与一年无音信的月儿联系,而她已嫁人并怀孕。 二宝绝望颓废,自缢身亡。 死前留下时间设定在死后发给开茅大哥的微信: “灭亡为爱作证,挚爱也会成为虚空。 ”

  《生死恋》小说的灵感来源于王蒙的现实经历。 他坦言,朋友和亲戚中间有着“让人关心、议论和感慨的事情”,因而让他有了写作、解读和分析的冲动。

  “王蒙老师只要写爱情就写得认真而又浪漫,是沉稳的浪漫。 ” 在阅读《生死恋》时,著名出版家、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是带着一种打量的态度。 毕竟,王蒙写过失败的爱情故事,并且古往今来,以生死阐释爱情的文学作品不计其数。

  然而作品不止于爱情。 “在小说中,吕先生和苏绝尘的爱情或者婚姻、二宝和山里红的故事,还有顾家的,这些都是还是很动人的。 事实上,可以看到历史的变迁,社会的沧桑、家国的情怀都在。 ”聂震宁说,“所以虽然当爱情小说看,但看出了王蒙对爱情的认真考量,对爱情的认真琢磨,同时又对社会、对历史、对我们的国家变化都有很沉稳的思考。 ”

  一个85岁作家依旧在书写爱情,如果觉得讶异,多是因为他的年龄。 “一个人一定要对未知的东西还有好奇与兴趣,他才会对爱情有兴趣,而这跟年龄是无关的。 ”青年作家笛安有着相似的认知,“王蒙一直都在对未知的东西、未知的世界、对生活保持一种恒定的兴趣,这其实是特别珍贵的。 ”

  “所有的故事都是好的故事。 ”王蒙很喜欢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伯南克的这句话,尽管不能全然知道其意,但也自有理解。 在书中,这句话不只一次出现。

  不过,所有发生的故事不见得都是好故事。 “问题在于这是谁讲的故事,《生死恋》是一个作家讲的故事,是一个有哲学意味的讲述者讲的故事,一个对北京生活有深入细致的思考和记忆的作家讲的故事,一个对社会有很多辛酸、很多值得回味,同时也有不堪回忆的人讲的故事。 ”聂震宁的见解可以找到注脚。

  《生死恋》的故事出现了5个年头,“一个痛苦与叫人震惊的故事”,王蒙没有写它,但又不能放过,“迟疑而又执着,我念念不忘而且自信自思自我较劲不已”。 他最终还是说服了自己。 时代的巨变,新生活方式的撩拨,历史潮流如斯夫不舍昼夜,幸福、欢呼与获得,被动、失衡与代价……“你当真要写吗? ”答案是肯定的,“无法无动于衷。 ”

  纵观王蒙的创作生涯,从1950年代饱含革命激情的青春之歌与激荡文坛的震颤之音,到1970 年代的异域风情与时代隐思,再到1980年代的艺术探索与内省哲思,直至1990年代的“季节系列”,小说之于他,不仅能延伸体验,记录生活与心绪,更能在诗意与美感的书写中,见证生命与沧桑。

  晚年的王蒙,在“青春激情、革命激情、历史激情”多重激荡中,再一次冲破时空的桎梏,直逼生命之复杂真相,呈现出新的生命景观。

  “文学最难的是什么? 年轻时写出沧桑,到沧桑时还能写出青春。 庾信文章老更成,很多作家写一辈子最后还不成,这不容易的。 ”著名评论家、《小说选刊》副主编王干说,“王蒙年轻时,比如写《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》的时候,就已经有沧桑,即便到如今写《生死恋》的时候,还如此青春、富有热情,这是很难得的。 ”

  于是,通过《生死恋》可以读出在激情消失的年代,居然还有这生死之恋。 而爱情,这个文学中的永恒话题,依旧是每一个人的渴望与生命体验。

  《生死恋》是王蒙创作的最新中篇小说。小说通过描写顿开茅和苏尔葆两个家庭的起起伏伏,再现了中国半个世纪的时代变化特色。正如《人民文学》卷首语中对此小说的解读:“(小说)从北京胡同的院子到世界,连着革命年代、建设时期、改革开放的中国和打开了的世界中的自己,‘生’、‘爱’、‘天’,诸如此类,岁月的海面、生活的岛屿,欲求的风浪、情感的船只,波动着命运欲说还休的流转,激荡着自我无从收放的惊涛。情感和血脉、空间和时间的温软、为全国高校、研究机构、相关领导机关、网络冷硬,全都攸关生命本该有的悲喜忧欢。可是道理说出轻巧,真真切切发生在人物和他们之间的过程,在貌似轻快的语调之下,回旋着沉郁顿挫、无法释怀的人生咏叹。”
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未卜先知| 致富六肖六码中特图|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一码| 香港马会总部官方网址| 彩缘网最快报码室| 刘伯温高手论坛| 白小姐精准资料大全| 天下精英八码八码香港| 诸葛亮大联盟心水论坛| 威尼斯人|